「老伯,從周家大院的格局來看,周家不是官宦之後就是殷實富商,這等世家應該是家教甚嚴,嚴守禮制的,公公和媳婦怎麼會死在一塊兒,那不是不是……

老蒼頭嘆口氣,抬頭看著天上的疏星:

「老爺和少夫人死在一塊兒,當年確實落人口實,引起很大的議論,兩位少爺選擇離開觀音坪,鄉間的非議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整個事件的發生,其實其中是有個故事的,我家少夫人委屈啊。」

老蒼頭的話挑起了蘇東河的好奇心:

「如今天候尚早,不知道老伯願意跟我講講這個故事嗎?」

老蒼頭轉頭看著他,側首靜聽片刻:

,老爺此時已被少夫人安頓下來了,只要少夫人出面,老爺今晚直到天明都不會再出現了,所以我可以跟你講這個故事,少夫人人善良,不在意我提這件事,若是老爺,那可不行囉,我的老命隨時可以玩完兒;周家,是個山西的大戶,原本世居太原,您少爺應該聽說過,山西雖窮,但專出大商家,尤其是山西人專做錢莊生意,國內的錢莊、票號幾乎都是山西人所經營,我家老爺他爺爺就是開錢莊起家的。

當年周老太爺經營錢莊有成,生意愈做愈火,後來逐步跨入票號的行列,在上海、南京、揚州、蘇州與杭州都成立了「周亨發票號行」,周亨發雖然不算首屈一指的票號商,但也算得上商界的一把手,這個財產多的可以買下半個太原城;本來周老太爺很有一番作為,無奈時運不濟,碰到長毛作亂,周老太爺將清軍的糧餉都兌了票子,收了不少的現銀堆在庫裡,還沒來得及北運,蘇州、南京相繼淪陷,五處的票號被長毛搜刮了兩處,幾十萬的餉銀捲襲一空,剩下三家只好乘上海、揚州還沒淪陷,立即僱人將現銀趕緊運回太原。等長毛之亂結束,持票子兌現銀的人擠上了門,為了償還現銀,周老太爺只好關了周亨發票號,將所有的錢都兌給了持票人,舉家搬到觀音坪來。

周家雖然關了票號,但畢竟周家財力雄厚,俗話說「餓死的駱駝比馬大」,所以周老太爺過世後,留給下一代的財產仍是相當富足,到了我家老爺當家,共生了三子一女,大少爺、二少爺分別娶妻生子,仍住在周家大院內,三少爺則遠渡日本求學,後來攜著一女一同返家,這一女就是後來的少夫人;少夫人是三少爺在日本求學時的同學,是個扶桑人,與三少爺一見傾心,兩個人就亂愛了,亂愛後在扶桑成了親,學成歸國就帶著妻子一同回了家。

這少夫人呀,講得一口好官話,不講你根本不知道她是扶桑人,她為人善良,好脾氣,一點架子都沒有,對下人視同親人,從不打、不罵任何丫頭,所以所有下人都很喜歡她;但也因為她人好,長得又美,實有沉魚落雁之姿,從進門起就不得安寧。」

老蒼頭講到這裡,眼神迷濛,似在回想當年少夫人的美麗倩影,而沉浸在回憶裡;蘇東河想到前晚在廂房裡看到的那張照片,如果那張照片上的女子就是少夫人,那確實是美得不可方物,人間少有的佳麗;照片雖然不清晰,可仍能看出那一雙深邃的眼睛像兩泓湖水般清澈,菱形的嘴角卻帶著淡淡的憂鬱,讓人忍不住想親近、保護她,這麼美的女子竟然是扶桑人?這也難怪,中國貧困那麼久,哪一個不是面黃肌瘦,皮膚粗糙乾黑,衣衫襤褸處處補丁的,有這樣的環境怎能生出那等出眾的人才?況且照片中的女子雍容華貴,應該是唸過書的緣故,怎麼看怎麼舒服,這是不是就是洋醫生講的氣質呢?

「老伯,怎麼不得安寧法?」

蘇東河纏著老蒼頭追問。

「怎麼不得安寧呀,說來還是少夫人美貌惹的禍;你是沒見過少夫人,哪裡知道當年她是何等的俊俏,她的美比花還美,大夫人、二夫人跟她一比,嘖!嘖!嘖!實在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美呀!真是美呀!」

老蒼頭沒唸過什麼書,形容起少夫人的美實在找不到其它形容詞,只能不斷感慨美呀美的。

「少夫人進了門,不但大少爺、二少爺失了魂,就連老爺也著了魔似地,天天找著三少爺跟少夫人到他房裡喝茶敘家常,對待少夫人也特別的好;我剛說過,老爺這個人對誰都嚴厲,罵人不假辭色,就連少爺、夫人也常常遭罵,惟獨少夫人從來沒被老爺罵過,要是老爺發起脾氣來,也只有少夫人能勸得下來,老爺見了少夫人就像老虎變成了病貓。(12)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