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寶馬鄉的故事

  近日在江蘇北部的貧困縣泗洪縣採訪時就發現,寶馬、賓士、凱迪拉克、保時捷、捷豹等這些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世界級豪車,在這裏不僅品類齊全,而且數量眾多,一些鄉鎮甚至因為擁有寶馬車數量多而被稱為“寶馬鄉”。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寶馬”從何而來
  
記者在今年8月上旬在江蘇省泗洪縣一個車流量並不太大的十字路口看到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裏,就有10多輛泗洪當地牌照的寶馬、賓士等豪華車飛馳而過,奧迪、捷豹、林肯、保時捷、凱迪拉克、陸虎等車型也並不少見。

  江蘇省泗洪縣居民告訴記者,在泗洪的這些寶馬車中,有一多半是石集鄉的村民購買的。石集鄉離縣城只有10公里遠,因為買寶馬的村民特別多,被稱作“寶馬鄉”。
  泗洪當地究竟有多 少輛寶馬、賓士等豪華車?在一家位於泰山南路上的汽車銷售門店,銷售人員告訴記者,泗洪800多輛寶馬,這裏面他們店一年賣寶馬賓士100多輛。
  事實上,泗洪縣並不富裕。根據泗洪官方發佈的統計資料,2010年,泗洪全年財政總收入剛剛達到30個億,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萬多元,而農民人均純收入也只有6000多元。今年1到4月,人均現金收入不足2700元。這在經濟較為發達的江蘇地區,是個不折不扣的貧困縣。

  “放爪子”風潮
  泗洪縣石集鄉村民告訴記者,能買得起好車的,錢肯定來路不正,都是放爪子的人買的。
  “放爪子”其實是當地一種形象的說法,指的就是放高利貸。作為民間融資的一種方式,民間借貸其實在泗洪很早就有了。但從今年春節過後開始,忽然刮起了一股“放爪子”的風潮,石集 幾乎98%以上的村民都參與到了這場瘋狂的遊戲當中。

  記者設法找到了曾經從事放爪子的一位中間人。知情人向記者透露,他是五個層級的底層,他手裏拿到300多萬,這300多萬全部都是親戚朋友的。上一層大概上千萬。再上級可能在2000多萬,甚至3000多萬不止,他們的上層5000萬,然後他的上層再上層上億。

  據這位知情人介紹,處在這座高利貸金字塔最底層的老百姓,以3到5分的利息也就是月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放給上一級的中間人,中間人再以1毛左右的利息放給更上一級的中間人,就這樣層層累積,到了爪王那裏,利息已經高達5毛,甚至更高。以10萬為例,按5分的利息計算,普通老百姓一個月能得5000塊錢的利息。正是在高利息的誘惑下,所有的村民開始瘋狂入局。

  知情人透露,上億的爪王可能有十幾個, 千萬的可能有幾百個左右。像石國豹一個級別的可能有18個左右,具體的數字不敢確定,估計有十幾個左右。像他們這底層的,200萬到500萬到1000萬之間的就很多了。
  按照採訪中這位知情人的說法,通過一級一級的中間人,泗洪老百姓手中的錢,源源不斷地彙集到了這十幾個爪王的手中,然後再以高息借給資金使用人。據當地人講,泗洪縣民間高利貸資金至少有幾十億的規模。
  資金借給誰了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泗洪當地的房地產開發十分紅火,路邊隨處可以看到正在建設和出售的樓盤,而對於泗洪這樣還稱不上四線的縣城來說,這裏的商品房的價格已經高達每平方米四五千元。
  官方資料顯示,在泗洪縣內及其他省市註冊的泗洪房地產企業近170家,註冊資金約40億元。而隨著國家對房地產一系列調控政策的 出臺,房地產開發企業的銀根日益緊張。在銀行貸不到錢,一部分開發商開始盯上了民間借貸。

  記者瞭解到,把收來的錢投資做房地產的,只占這幾十億資金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被當地的企業用做生意上的資金周轉。而一些年輕的中間人在獲得數額巨大的資金後,一部分交給上線,一部分則用來自己揮霍,購買豪車、豪宅,甚至是進行賭博。

  知情人說,這些小爪子都是20-30歲。有很多人是走到賭場去了,甚至還有一部分人私吞了,揮霍一部分,自己私吞一部分,甚至可能還儲藏了一部分。所以現在老百姓的錢已經丟失了。
  在泗洪縣看守所,記者見到了今年只有28歲的付加升。去年10月,他因尋釁滋事罪刑滿釋放後,開始接觸高利貸,直到今年5月份這條高利貸放爪子之鏈斷裂,付加升短短數月間,就集資到2000多 元。
  集資來的這2000多萬元中,他把其中一部分交給自己的上線,另外一部分則用來自己消費。他先後購買了兩套房產,買了賓士、蘭博基尼等。

  由於無度的揮霍,甚至是參與賭博,付加升目前已有400多萬元無法返還,泗洪公安部門以涉嫌集資詐騙罪對其進行了刑事拘留。
  受害者本息無歸
  在石集鄉石集村馮莊大隊的一處搭建的簡陋民房裏,記者見到了已經71歲的馮萬金、王月蘭兩位老人。今年3月份,老兩口經不住自己侄子的勸說,以6分的利息也就是月息百分之六,把自己所有的積蓄7萬塊錢全部放了出去。

  如今,錢要不回來,自己的親侄子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現在的老兩口只能靠編竹篦子、竹扒子謀生,每個月的收入最多不超過一二百塊錢,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保障。記者見到老兩口的時 ,馮大爺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有兩天沒有開火了,桌上放著幾個冰冷的饅頭,和一小碟鹹菜。
  像老兩口這樣的人在石集鄉還有很多。石集鄉柳山村今年57歲的石祖強,經不住自己的姨表兄弟的勸說,以1毛的利息把自己養老的所有的積蓄4萬塊錢全都放了出去,一個月的利息都沒有拿到,現在連本錢都要不回來。

  泗洪民間高利貸資金鏈的斷裂,使全縣老百姓遭受的損失保守估計也有上億元。在此次泗洪開展的打擊非法集資活動中,那些手中握有重資的“爪王”和中間人,是公安機關重點打擊的對象。為了能讓那些集資款儘快返還到老百姓的手中,公安機關採取了“逐步瘦身、打擊重點”的策略,這在當地也被稱作是“切爪子”行動,部分抓王和中間人也相繼被警方監控或抓捕

http://www.4hw.com.cn/new/shnews/946.html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