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中的濕潤之意陡然再度匯聚,枝葉茂密樹叢在這一波提取下,肉眼可見迅速變得乾涸堅硬,聚起能量有如一根銳化巨針。

攻擊範圍比起前兩次已經縮小到不足十分之一,威壓卻猶有過之!

依循某種神祕終焉法則成形的主場之力將薩所在方圓三米內盡皆籠罩。

絕殺!

相當於高端使用者傾力一擊,方圓內薩暴然怒吼,渾身火勢飄搖。

噗的一聲,全身上下瞬間噴出血泉來,薩痛吼中仍然是站得穩如磐石。

能夠堅持這越過階級的攻擊已然是薩發揮的極限程度,雖然已重傷,但至少他現在沒有生命危險。

一擊後,鬼水祭司也停下了攻擊,濕潤之意也瞬消化散。

薩身旁的暴族戰士還有將近十名,戰力意識絲毫不差的他們也看出了此時短暫間隙空白,只憑鬼水祭司的攻擊,就不是他們任何一個人可以插手的,此 則不同,鬼水祭司的能量似乎暫告枯竭。

火雨之刀、炎襲鬥鎧,十名戰士狀態持身,或砍劈,或撞擊,將一身終焉之力全力傾洩在鬼水祭司身上。

碎聲爆響四散,足以將人烤成焦炭的終焉之火渡在鬼水祭司身上也只如一層水面上的火,始終難以侵入其內。

鬼水祭司一受到攻擊,本能便會反擊,能量凝聚暫時止歇,然而單只是以這龐大身軀舞動,即已足夠壓迫。

與其它區王有別的是,鬼水祭司有一半的肉體是由能量運轉構成,剩下一半才是歲月構集精華,主場環境決定了鬼水祭司天然的弱點與優點。

一名纏鬥得最為劇烈的暴族戰士吶喊後,合身撞進鬼水祭司面容上,如陷入了柔軟夾層,鬼水祭司將那名暴族戰士撈出,擲落地面,並以那胖手向地面一拍,慘叫聲中,那戰士像是一團分散的果凍分散開來。

暴族戰 士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對於戰鬥意識的不懼與冒險犯難。

即使有同伴死在眼前,相應之下戰心更是燃燒熾烈,戰士們各自發出了別有意義的吶喊,再度與鬼水祭司戰成一團。

混戰持續了很短的片刻,直到再度迎來安靜,鬼水祭司身旁已經是灘灘碎裂開來的屍體果凍。

只剩下薩一人,他抬頭瞪視著鬼水祭司,就算無力再戰,戰心也仍炙烈。

鬼水祭司身體起伏著,踏著緩慢步伐,向薩靠近,圓滾滾的手抬起,急降,貸出厲殺風聲!

薩低吼,催谷下仍然從身體炸出了火焰,虛弱的火。

唰拉!

一種類似裂錦碎響響動,鬼水祭司身形呆滯下,微微張口,而後那只手在肉眼可見下突然浮現數十間隙,間隙延長彼此相接,成了大面積斷口。

鬼水祭司的一只手臂,就此斷成了幾截墜落在地面。

鬼水祭司神色初次有 了些許迷茫,下意識地思考原因,然而像他們這樣的終焉原生生物,並不是每一只都能成長出智慧。

更多的是僅成長於能量,也可以說是力量,即是他們發展本能,從這一點而言,會從種族信仰成為被平族操控,也是解釋得通的。

鬼水祭司感覺到這陌生痛楚根源來自後方,於是笨重地扭過巨大的身子,視線範圍一掃,卻什麼都沒有搜尋到。

一股殺意驟消驟逝,同樣來自身後。

同樣的痛覺再次炸裂,這回是另一只手。

鬼水祭司震天鬼吼一聲,終於意識到了恐懼。

不是搜尋不到,而是敵人如鬼魅般的攻勢躲藏,鬼水祭司開始在原地不斷扭轉身體,轉動視線,搜尋敵人身影。

薩無言看著不遠處的鬼水祭司施行原地跳舞般舉止,他看見了鬼水祭司兩手齊被斬斷瞬間,也祭起警覺,觀察鬼水祭司身周。

一抹淡 淡熟悉從薩的眼神中漸漸釋然,一絲微笑從僵硬面容上淡出。

「原來是妳。」薩聲音不大,剛好是傳遞到鬼水祭司身周。

鬼水祭司的位置上,一個輕飄的聲音也回答: 「很意外嗎?」

薩微笑說: 「有一點。」

那個輕飄的聲音隨著在鬼水祭司身周綻放,又多添了幾道斷口裂痕,鬼水祭司似乎要發瘋了,沉默的瘋。

隨著時間過去,鬼水祭司受傷中也展現了顯然憤怒。

空氣中乾掉的水氣頓時凝聚,濕潤尖銳之意再次遍佈在鬼水祭司身上,這次牠沒有將能量直接打出,而是秉持住,幾秒鐘過去,赫然鬼吼出聲,朝一個方向打出漫天水氣。

一聲男人悶哼響起,朦朧水氣中,一個身影彈出,並且同時燃起火焰,這火焰沒有如那些暴族戰士或薩來的暴烈,而是一股陰鬱的冷。

火焰身影順勢落地在薩附近,身體抖動了 下,將身上水氣盡皆抖散後,才緩緩站好。

看著這個身影,薩顯然心情不錯,說了句: 「這麼長時間沒看到你,居然也提升了這麼多。」

同樣能夠從身上爆發出火焰的男人面目清秀,神色也沒有很正經,只是回嘴道: 「是阿,這麼久沒見,倒是讓我難得看到你這狼狽樣。」

薩呵呵笑: 「那這次就當我欠了你吧。」

男人回頭也笑說: 「還記得那時候吧,那時也沒想到現在可以跟區王一戰了。」

薩恍惚一陣,喃喃道: 「還記得最近一次,是跟希留三個人一起,巨狼王。」

芬格爾勒壞笑說: 「這次這傢伙反應實在有夠慢,乾脆就在這邊把牠解決掉吧。」

薩: 「…………」

無言,雖然鬼水祭司看起來笨重反應遲緩,然而每一個區王都是確實的高端使用者。

常理來說,即使是面對十倍數量的低階使用者,也 可能有絲毫失敗可能,除非敵人有其特殊之處。

薩與芬格爾勒,一直都是特殊的兩個人,即使在戰力驚人的暴族中,也是絕對頂尖特別。

薩的戰力已跨入高端門檻之前,而芬格爾勒雖然實力不明,單看剛才與鬼水祭司獨自強力周旋下也沒有重傷,這樣一個特殊之人在過去即無法單以量級計算戰力,更遑論現在。

數個月前清理暴族長老一役中,芬格爾勒助希留一把,同時成了暴族名符其實的叛徒,對待叛徒,規矩嚴明的暴族條律即是捕殺,芬格爾勒於是消失於暴族領地中。

薩想過,也猜測得到,芬格爾勒如若沒有離開穆海,那便是在這戰火連天的世界中,跟自己一樣,這段時間一直處於連綿戰鬥,而且比起自己還要更苦,需得躲避暴族追殺,終焉之力大幅提升有賴於艱險兩字,是早被證實理論。

再次看到芬格爾勒 在這樣的情況下,薩仍然是發自真心開心。

只是,想要殺死區王,談何容易?

每一個區王,要不是從同類中脫穎而出成為領導,不然就是終焉之力經由時間環境淬鍊而成精華存在。

鬼水祭司就是後者。論整體戰力或許沒有巨狼族的數量以及高機動速度,但在其所屬主場範圍內,可以說是掌控了強大源頭,要比拚耗損,可以說是立於不敗之地。

要想殺死鬼水祭司,要嘛就是以更強大高端使用者應戰,或者就是以人海戰術消耗掉力量,將其分屍。

分屍也未必會死去,這就是鬼水祭司半能量構成體的特殊強悍之處。

發下豪語的芬格爾勒,下一刻隨即發動炎襲鬥鎧。能量流動在薩的目光中尤其明顯,熟悉感覺告訴他,芬格爾勒此時身上的終焉之力不過是lv3極峰。然後芬格爾勒沉腰、墊步,提氣上跳,以當面之勢,向 水祭司迎去。

Lv3能量,在鬼水祭司面前不過是祭品般的程度,但就在雙方衝擊無限接近時,從炎襲鬥鎧狀態的芬格爾勒身上,驟然爆發出一股連薩也為之顫慄的能量!

只是略一感觸,威壓層重疊脹在薩感知中。

Lv7。

這是高端使用者的力量,卻不只是單純能量發動,還有一些一往無前,有去無回的氣勢混雜在其中,薩終於恍然明白這樣的攻擊代表的是什麼。

薩高聲一吼: 「不!」 同時芬格爾勒身上也爆發出另一股尖銳炙極的能量。

能量是火,性質冰涼陰暗,芬格爾勒合身與鬼水祭司擦過。

鬼水祭司僵硬了一下,龐大能量回復中,剛才被砍斷的雙手迅速成形,卻又在芬格爾勒此時異常爆發下,瞬間齊斷,不只是手,鬼水祭司半張臉也在快速消散,腰、腿、背,同時消失一大塊。

恐懼咆哮首次從鬼水祭司口 中發出,響徹天地。

薩拼出勉強回復的能量大步衝向半空中,那一團綻放短暫能量的墜火。

芬格爾勒剛才爆發瞬消的攻擊,讓薩感知到了濃郁的生命氣息。

薩不清楚如今芬格爾勒的實力進展到什麼程度,卻絕對可以肯定,高端使用者的一擊,並不是現在的芬格爾勒具備的,能夠使用得出來,換來的代價失去的就是真正的生命精華。

鬼水祭司痛苦咆哮中,四周圍水氣劇烈波動著,收回了所有能量攻擊,而是將能量聚集回自身執行修復,並且扭動起巨大身子,轉向,開始逃離戰場。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