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要變冷,一夕之間,陡降的氣溫令人無法適應,或許還會埋怨寒氣來得匆匆。

想起釋英禪師說過「正月梅花落,二月桃花紅;榮枯元有數,不必怨春風。

冷,不過是自然現象,承受就是,何須埋怨。其實就南半球而言,此地寒冷之際,彼處是炎夏季節,這情境不正如蘇東坡所言「一樹春風有兩般,南枝向暖北枝寒,現成一段西來意,一片西飛一片東。

生命裡凡時都有無以逆料之事發生,如何平常心看待,絕非說說就能夠。那平常心裡含藏多少定與淨,都是需要心田培種育植。

我心裡學佛的種子在許久許久以前,我方年幼,連幼稚園的門檻都還未踏入前,因隨著阿祖進到台中柳川旁的慈光寺禮佛而種下。遙遠的記憶如今想起,歷歷在目的是阿祖精神十足的繞佛禮佛,偶而回頭叮嚀我一句,「走好。」

是的,走好。

因為有那樣的薰習,在生命最初尚未染著時,阿祖便為我注入一股清淨之泉,幾十年來我性喜單純,不就因此而來?

灌頸冷風,冷與不冷都在自己的心,一如那春天的花秋天的月夏日的涼風冬天的白雪,如何優雅美麗如何清爽自適,自有它們原來的面目,既不會投人們所好變了次序,也不會為了人們的貪求而停下腳步,那麼,身為人類的我們又何需在意難忍或戀戀不捨?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切不過是自然更迭現象,但人們卻總愛賦予自然事物諸多感嘆傷懷,所換得的便是一顆心跳脫不出的苦循環。

佛法八萬四千法門,就為對治我們這顆心。

唯有這顆心能清淨,便能安然自在,或許就能小小感知蘇東坡(定風波)的心情。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