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在倉促間順利訪問梵諦岡,親自向新的教宗方濟祝賀,論功行賞,我國駐教廷大使王豫元應居首功。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是在二二八那天宣布辭職的,王豫元本來計畫返台度假的,但由於事發突然,關係重大,他決定取消回台,同時向外交部報備。

 王豫元立即展開工作,探詢馬總統親赴梵諦岡參加新教宗就職彌撒大典的可能與可行性,並做了不少幕後鋪路和遊說的工作,此時的台北外交部毫無把握,甚至失敗主義瀰漫,認為不會成功,王豫元想請示都不得其門而入,所以他乾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把馬英九訪問教廷的事,一人扛了起來。等到外交部正式訓令他進行此事時(部長林永樂說是三月十四日新教宗選出後),他已在沒有授權的情形下馬不停蹄的忙了八天了,這等事必須未雨綢繆的。若非王豫元自告奮勇、當機立斷,而等著台北的指示,極可能貽誤戎機,馬根本去不成了

 馬這次出訪,倉促成軍,弄得隨行採訪的媒體怨聲載道,總統府朝令夕改,和外交部的慢郎中作風不無關連。表面上,馬的梵諦岡之行似乎很成功,媒體甚至說是外交的突破,其實是誇大其詞,自我感覺良好,照台大榮譽教授張麟徵的看法(三月二十一日中時言論版專文),還是有不少瑕疵的,最嚴重的是馬自我矮化,對教宗說自己是「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誠如張教授所言,在這裡加個台灣,完全沒有必要,而且違背我國憲法,因為教廷始終堅持一中政策,教宗當然知道中華民國在哪裡,不可能誤會馬來自中國大陸的,不過馬和蔡英文一樣,都是把中華民國等同於台灣的,君不見總統府官網都在中華民國之後以括號加註台灣嗎?台灣在國外的代表處每年舉行雙十國慶酒會的請帖,也是在中華民國之後加註台灣的,這是非常荒謬的,因為中華民國建國時,台灣尚在日本統治下,哪裡有台灣?。

 可是馬英九認為自己天子聖明,永遠不會有錯的,動輒就命總統府公共事務室去函報章雜誌更正,我的專欄數度享此「殊榮」,這次張教授的文章也不例外,我看總統府公共事務室可以易名為「更正部」(Corrections Department) 了。

 拿這次出訪梵諦岡為例,馬如果先邀請前駐教廷大使杜筑生和戴瑞明到總統府當面虛心求教,張教授所指出的問題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馬不此之圖,卻在被批評之後,強詞奪理說自己沒錯,這和察納雅言、從善如流的一國之君,相去何止十萬八千里。

 須知張麟徵教授是前駐教廷大使和外交部次長黃秀日的夫人,駐節梵諦岡有年,對教廷的中國政策瞭若指掌,加上她是台大政治系教授,豈有不懂中華民國憲法的道理?總統府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話說王豫元這次成功安排馬總統參加新教宗的就職大典,外間多不知其內情,馬訪問期間,他雖陪同在旁,但新聞報導極少提到他,一直到教宗方濟接見駐梵諦岡的各國使節時,他才曝光,可算是真正的隱身幕後,功成不居。可是台北高官們為了這次訪問邀功、搶功的大有人在,看在王豫元眼裡,既感慨也滑稽。好在他曾在阿根廷當過七年的代表,西班牙話琅琅上口,和新教宗見面時得以暢所欲言,也算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了。

 一九七八年底美國宣布和中華民國斷交時,王豫元是我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的三等祕書行政官,那時沈劍虹大使已經離任返國,外交部次長楊西崑以蔣經國總統的特使身分坐鎮華府與美方談判新關係的安排,恰好本報創辦人余紀忠那時訪問華府,楊次長和余先生是老同學,特在雙橡園宴請,可是這頓飯吃得實在淒涼,因為雙橡園第二天就要關閉,內部凌亂不堪,予人人去樓空的感覺,當晚執勤負責安排宴會並接待客人的就是王豫元,此情此景雖已事隔三十餘年,仍歷歷在目。

 不知是否受了中美斷交的影響懷憂喪志,王豫元一度離開外交部,幸好後來程建人找他回部,否則就不會有今天在教廷運籌帷幄、替馬英九建立奇功的王豫元了。

用錢堆出來的格調

 巴黎是我踏上的第一個歐陸城市,這個充滿文藝氣息的花都帶給我的文化衝擊,13年來仍無法忘懷。當時看到青少年下課後在羅浮宮閒逛,就像我們的中學生放學後到西門町玩耍。我心想,法國人從小被藝術環繞而長大,難怪這麼優雅,有格調。但是在歐債危機之後,我才恍然大悟:法國的格調原來是用錢堆出來的!

 看到這裏,許多人肯定破口大罵:俗物,用錢買的就不叫格調!確實,有錢也能不沾銅臭,沒錢也能不帶窮酸。但是,看到法國人自在的在露天咖啡座啜飲咖啡,吃一頓悠閒的午餐配紅酒,或者在公園長椅上沈思,不禁令人懷疑他們都不用工作嗎?

 當然,法國人也要工作,但每周不得超過35小時。而且,公家與民間的待遇很好,政府更是提供許多的補貼與福利。以歐洲的高稅率來說,這樣的情況十分普遍,也很應該。

 只是,歐洲危機以來,政府與民間都鬧窮,法國人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已無法再維持下去。歐洲在戰後形成的社會結構逐漸遭到瓦解。

 以法國前總統薩科吉為例。為了讓他維持有格調的退休生活,法國納稅人每年要支付至少200萬歐元(約台幣7,723萬元),包括個人辦公室、幕僚、司機和警衛,直到亡故為止。加上席哈克和季斯卡,法國共有三位前總統要供養。

 律師出身的薩科吉向來走奢華路線,熱愛雷朋太陽眼鏡,和富人一同搭遊艇渡假,還有個超模老婆。他在距離愛麗賽宮不到800公尺處租了間90坪的辦公室,一年租金18萬歐元(約台幣695萬元)。辦公室至少8名幕僚,薪水由先前所屬部會支付。這個前第一家庭還有10名警衛,其中含2名司機。

 世界各國對卸任元首都有禮遇,可是法國沒有任何條例可以限制或檢討他們享有的福利。巴黎政治學院教授菲利普.布侯(Philippe Braud)說,財政緊縮影響不到前任總統們。

 法國對退休總統的禮遇確實令人豔羡,但那可都是納稅人用錢堆出來的。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