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09年7月12日

主題: 神在肉身顯現

經文: 提摩太前書三章15-16

講員:吳明憲弟兄

 

 

我們來看歌羅西書二章89: 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  昨天我參加一個聚會,都是當年在大學裏一同追求屬靈真理的同伴,其中有的人、已經三十年不曾見過面了。  我們談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什麼是屬靈的爭戰?

 

很多人作了一輩子的基督徒,卻不知道什麼是屬靈的爭戰。  我們常常唱詩歌、說要作屬靈的精兵,但是並不知道所為何來,也不明白是跟誰作戰?  2:1-2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祂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  這段聖經說,【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的定義,就是【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

 

基督徒並不知道他爭戰的仇敵是誰,其實正是他所習以為常的生活態度、和價值觀。  事實上,人的天然就是神的仇敵。  【那時】 就是、【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的時候,我們乃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  可是,【隨從今世的風俗】有什麼不對呢?  所有的人都落在一個已經習慣了的生活模式、和價值判斷當中,而基督徒以為只要得救了,自然就能從其中勝出來;其實沒有那麼簡單。  我們看見,很多基督徒仍然落在【今世的風俗】裏、受到牠的左右。

 

然而,聖經說得很清楚,【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第一個特點就是:【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  人家追求什麼、我也追求什麼,人家努力賺錢、我也努力賺錢,人家說要讀研究所、我也去讀研究所,……;這就是【隨從今世的風俗】。  下面的話講得更重:【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  換句話說,當你【行事為人】、都【隨從今世的風俗】,你同時也【順服】了那【空中掌權者的首領】 牠就是【現今】、現在【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悖逆之子】就是我們。  當我們【隨從今世的風俗】,同時就【順服】了在我們【心中運行的邪靈】。

 

歌羅西書二章8節講的就是這個光景,不過是換了一個角度來講:【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  什麼叫作【理學】?  【理學】就是邏輯。  我這個人就是邏輯很清楚的,所以像我這種人想要屬靈,就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死》(: 6:3-7)  邏輯可以把事情分析清楚,讓你覺得很有道理。

 

那麼什麼又是【虛空的妄言】?  牠的關鍵不在乎【妄言】,乃在於【虛空】。  要如何辨別這句話是不是【妄言】呢?  主耶穌說,要憑《果子》《認》《樹》(: 7:15-20);如果這話帶來的是【虛空】、那就是【妄言】,如果話帶來的是實際的生命的祝福、就不是【妄言】。  所以【虛空的妄言】,簡單地講,就是充斥在我們生活中一切從人來的教訓;都是假的,因為幾乎沒有一樣是你做得到的。

 

這位朋友、 盧 先生,你不是基督徒嘛?  看起來就還不是的樣子,對不對?  對嘛,你今天是被勉強來的?  不是?  喔、那好。  我以前到教會來,都是被人勉強的,跟我看見很多來教會的福音朋友是一樣的,被基督徒用各種的人情壓力催逼來的。  好, 盧 先生,請問你,人是不是都教導你要誠實?  是;可是你誠實過嗎?  很少 嗯,這句話很誠實。  如果你說、你向來誠實,那就連這句話都是謊話了。

 

這世界上有什麼教訓是真的、不是【虛空的妄言】?  再請問,人是不是都教導你要用功讀書?  知道作學生就該用功的、請舉手?  好,請放下。  那麼作學生的時候、都用功讀書的,請舉手?  我也不舉手。  可見,教導人要誠實、要用功讀書,像這些話,都是【虛空的妄言】,因為都沒用、不是真的。  我們說:『大家都忙著應酬。』  什麼叫作應酬?  就是我講一堆【虛空的妄言】、你也講一堆【虛空的妄言】,然後大家聽完一堆【虛空的妄言】以後,解散回家。  這就是我們每天過的日子。

 

當年在大學的時候,大家同學不曉得照了多少合照;昨天呢、同一批人,三十年前的老同學見了面,也合照了一張相片。  我真想把兩個不同時候拍的照片拿來比對一下,看看三十年前、跟三十年後的差別;這一路走來,得到了什麼呢?  不要以為作了基督徒,就一定有什麼特別的不同。  今天我們要談的,就是怎麼樣能夠從神得著生命的實際;最可憐的,是基督徒連那個實際都不知道,仍然落在邏輯裏面、【隨從】那些【理學】。

 

聖經講這個叫【虛空的妄言】,牠沒辦法在人身上產生實際的益處。  人一生聽從很多的話,都是沒有用的、毫無功效,所以聖經又說人的一生,就是《虛空的虛空》(: 1:2)  有人努力工作、可是沒賺到錢,覺得《虛空》;可是如果賺到了錢,他的生活就會變成《虛空的虛空》;如果他賺到大錢、賺到翻了,那就是《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  最近不是熱烈報導孫道存結婚的新聞嗎?  有的標題就下成:『孫道存的女人們』,那些女人,每一個都很有名、都很漂亮啊 可是,事件中的男主角,你看他有滿足嗎?

 

所以世界那一套價值觀,根本都沒用,可是沒有人敢向牠挑戰 除了聖經!  不然,憑什麼、我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向整個世界價值觀的系統挑戰?  只有聖經,絕對地向世界挑戰,宣告牠所標榜的一切都是無用的。  讀書最悲哀的地方,就是讀到後來,你會發現讀書的目的,就是為了忘記一切所讀過的。  今天這麼多人坐在這裏,還記得讀過了些什麼嗎?

 

看看這處聖經說的,我們連【謹慎】都不懂。  再讀一遍:【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 下面說:【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  這個【人間的遺傳】,是我們血輪裏面的東西;不論什麼事,我們直接就用【人間的遺傳】所產生的價值判斷去回應。  這個回應,聖經說牠就是【虛空】,所以我們就這麼【虛空】地過了很長的一段歲月;【那時】,我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也就是歌羅西書這裏說的、【乃照人間的遺傳】。  然而神說,要把我們從這裏面拯救出來:【祂叫我們活過來】。

 

昨天我們聚會,就講:『爭戰要在靈裏。』  這個話、基督徒都知道,可是什麼是在靈裏爭戰啊?  靈、就是聖靈,祂跟世界的價值觀是相反的、對抗的。  很多基督徒在知識裏都知道要作基督的精兵、要去打仗,可是一回到家,遇到真實的狀況,卻完全不曉得如何打仗。  我舉一個真實的例子,你們就曉得那是怎麼回事了。

 

有一天開車帶著我的姐妹去買菜,她在車上就在那裏盤算,女兒喜歡吃什麼,兒子喜歡吃什麼,她喜歡吃什麼,最後講我家的菲佣喜歡吃什麼 從頭到尾,就沒講我喜歡吃什麼。  於是,那個【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就起來了,在我裏面控告她:『你看,你在家裏多沒地位?  連家裏的狗喜歡吃什麼、她都知道,只有你喜歡吃什麼、她不知道。』  你們聽一聽,這個邏輯對不對?  這不就是【理學】嗎?  邪靈就在我裏面說話:『講起來,你對這個家貢獻最大,但是地位最低。  這是何等不公平啊?

 

你們所有的人吵架,是不是都是這樣吵起來的?  這個例子、在我裏面講的那些話,你一定很熟悉;為什麼?  因為同樣的鬼,也在你【心中】【運行】,讓你愈想就愈有道理。  這就是世界的【理學】,牠很有邏輯地推出一個結論,就是【虛空的妄言】;怎麼說呢?  當你聽完這個邏輯的推論,就覺得應該要改變這個事實,於是就抱怨啦、罵人啦、……。  什麼時候你看見罵人是有效的?  老師罵學生,有用嗎?  不可能有用的。  父母親罵兒女,有用嗎?  沒有用的啦。  老公罵老婆呢?  那就完蛋了,準備鬧革命了。  那麼老婆唸老公,有用嗎?  當然沒有用。  這就是【虛空的妄言】,一點用處都沒有。

 

當【理學】、那邪靈在你【心中】【運行】的時候,你完全沒有這個【謹慎】,所以根本就不曉得該怎麼打這場仗,因為牠就在你的血輪裏面,充滿在你的慣性思維裏。  基督徒最難的一件事情,就是不知道邪靈現在【在】【心中】【運行】。  現在有很多人都離婚了,坐在這裏的也有;只要想想夫妻倆是怎麼吵起架來的,保證跟我剛才舉的例子、是同樣的模式。  所以這個【理學】、邏輯,帶來的結果是建造、還是拆毀?

 

員工對公司產生不滿,當他在那裏數落的時候,是不是講得頭頭是道啊?  可是很奇怪,你站在資方的立場,就看見老闆對員工的不滿,也一樣、講起來是頭頭是道。  於是這個【理學】就造成階極對立,讓雙方形成對抗。  最後有什麼建造沒有?  是建造、還是拆毀?  全都是拆毀。  其實這個【理學】就是從【遺傳】的邏輯裏面出來的;你要是不認識這個東西,你就連仗都不知道該怎麼打。

 

事實上,神的帶領,完全不在邏輯裏。  哥林多前書十三章4節說:《愛是恆久忍耐》;這句話是太有名了。  那麼什麼叫作《恆久忍耐》?  有一天兒子闖了禍,我覺得、我已經忍耐他很久了,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正要不『忍』的時候,聖靈說:『《愛是恆久忍耐》!  弟兄們,屬靈的爭戰很奇妙喔;在邏輯這一面,邪靈不斷地講啊講地:『你看看這個孩子,這個不對、那個不對,這個有問題、那個有問題,……。』  講起來都有道理。

 

很多父母親修理孩子,不都是這樣來的嗎?  而且:『我揍你,是要你好!  以後你長大了,會感謝我揍你!  是不是這樣?  誰曉得?  憑著邏輯看兒子的行為,愈想愈對,可是打完以後, 發生什麼事了沒有?  在你【心中】【運行】的,全部是【虛空的妄言】,講了半天、也懲罰了,結果一點用都沒有,不會發生什麼效果。

 

【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當你落在邏輯裏面、任其左右的結果,就為你的家庭帶來死亡,為你的工作帶來死亡,為你的人際關係帶來死亡;而你完全不知道。  因為你【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你每天都這麼做、這麼說,你一點感覺都沒有,所以吵、吵、吵、吵到離婚那一天,都還覺得自己有道理,就是離婚十年之後,講起來還很生氣,覺得對方罪有應得,再說一句、就是罪該萬死。  清官為什麼難斷家務事?  因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但是這個有理的結果,造成的無非是撕裂。

 

哥林多前書說《愛是恆久忍耐》,我不跟太太吵架,靠的就是這個;每一次都是靠著這句話走出來,祂減低了許多不必要的衝突。  神在我們的生命中,安排了很多的人事物,真正的目的,就是要你操練生命。  操練生命從哪裏開始呢?  就從走出【人間的遺傳】開始。  那時候我們的弟兄和我們的姐妹結婚,他們兩個實在都很優秀;可是婚後第一年,簡直吵到不得了的地步。  我就想,如果這麼好的兩個人作夫妻、還要吵架,那麼所有的人都不必結婚了。  所以人無法靠著他的天然來相處,因為從天然來的、不論多大的善意,都沒有用。

 

弟兄們,【在】你【心中】【運行】的那些邏輯,不要以為牠有多了不起,牠都是來要你的命的。  只要是愈有經歷、生命的道路走得愈長的人,就愈能明白我在說什麼。  很多基督徒雖然也知道仗、是在心裏打,可是怎麼打,卻很模糊。  其實要打這場屬靈的仗,最好的辦法就是《捨己》(: 16:24、可8:34、路9:23),必須把這個《己》捨棄。

 

說句實在話,走在順服神的道路上,有時候不免覺得看起來實在非常不清楚;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這個人吶,心意一動、就是《己》;那首先動起來的,都不是神、不是從聖靈來的引導,而是《己》。  這個《己》,在【今世的風俗】中長大,所以當環境來到,第一個直覺的反應就是人的自己。  事實上,這個《己》,就是那【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對牠、人是毫無感覺,總覺得自己想得不錯、覺得自己是對的。

 

其實我講這個道,並不期望你會有什麼進步;因為等一下、一散會 不必等回家 你就立刻打回原形。  這篇道,操練的難度是非常高的;可是你要是不認識,也根本沒辦法開始打這場仗。  再讀一遍:【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  什麼又是【不照著基督】呢?  意思就是任憑邏輯【運行】,在你裏面控告對方、控告自己、控告環境、……控告得非常厲害的時候,甚至於這邏輯還會恐嚇你,讓你覺得人生沒有希望,事情不會改變。  因為牠講得很具體、又很真實,實在是、牠就跟你從小一起長大的呀,你每天的所見所聞,都是牠替你做的結論。

 

所以主耶穌說的那句話很厲害;從所得的結論,可以看出是從神來的、還是從鬼來的。  祂的話太有智慧了:《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  這樣就簡單多了,你就看照這個邏輯走下去,你會變成什麼樣的人?  有沒有常常在心裏控告老婆?  有;如果你忍下來、那就算了,如果忍不住,結果會怎麼樣?  吵得更兇 老婆便有所改善了嗎?  沒有。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老婆對你滿不滿意呢?  不滿意。  魔鬼就在你們各自的心中【運行】、【運行】、不斷地【運行】。  你們結婚多久了?  二十五年;這麼長的時間走過來,有改變嗎?  最近開始改變了,因為你們開始操練這個功課了。

 

弟兄們,屬靈的爭戰是最難的;很多傳道人在講臺上講這個,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講的是什麼,因為他完全沒有經歷。  事實上,屬靈的戰爭,就是棄絕【今世的風俗】,當【理學】在你【心中】【運行】的時候、你不被牠牽著走。  換句話說,你要把《己》給踩死,不論那個邏輯說得多麼有道理、多麼地具體,你要向牠宣告:『我偏不這麼做!

 

很多人知道,慢慢地、我也操練吃辣椒,每次到餐廳去,人家問:『要小辣、中辣、大辣?  還是不辣?  我就說:『小辣。』  可是我怎麼開始學吃辣的哩?  前一陣子我過敏得很厲害,嘴巴裏面大概破了一千個洞;我沒仔細算啦,反正一張嘴裏面、到處都是破的。  所以有人說:『哎呀,吳弟兄,你怎麼瘦下來了?  因為嘴巴破一千個洞,什麼都不能吃,就瘦下來了;那段時間,能吃的東西實在不多。

 

有一天,在家裏吃晚飯,端出來的飯菜、全部是辣的;怎麼樣?  吃這道、是辣的,挾那道、也是辣的,頓時怒由心中起,覺得家裏這些人都在幹什麼?  你們喜歡吃辣、比較重要,可是我不是喜不喜歡吃的問題,我是根本不能吃。  你知道、那個辣吃進滿是破洞的嘴裏,簡直就跟要命沒兩樣,之痛的啊!  我坐在那裏,裏面的火就直冒上來 你們說,有沒有道理?  該不該生氣啊?  我該不該立刻拍桌子罵人:『你煮的什麼東西、搞這個?!  你難道不知道我嘴巴都是破洞嗎?!  該不該?

 

可是當這個怒氣一上來,神的話就來了:『你死了沒啊?  每次遇到這種情形,主耶穌總是這麼問。  我就說:『主啊,還沒死啊。』  主就問我:『那、你要不要死啊?  哎呀,凡是要《跟從》主的人,就必要《捨己》啊!  於是我說:『好吧!  那就死吧,我就《捨》吧!  很奇妙,當我願意《捨己》、選擇不發脾氣的時候,裏面的感覺就大不相同了。  主說:『你是多吃好呢、還是少吃得好?  想一想、我的血糖過高,於是:『少吃得好。』

 

第二個:『你為什麼那麼討厭辣椒呢?  辣椒是誰造的?  神造的。  :『你怎麼不想想、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吃辣椒?  要知道,你從小拒絕辣椒,就少了一份人生豐富的經歷。』  吃辣的人、請舉手?  是不是覺得辣椒很好吃啊?  是嘛。  我要跟林耕然弟兄講,如果主耶穌讓我有一天喝酒不過敏,我也會開始喝紅酒。  為什麼就滴酒不沾呢?  每次看林弟兄擺出很高級的姿勢、坐在各種紅酒面前,逐一品嘗 我喝起來,都跟馬尿一樣。  所以我就跟林弟兄講,好酒不要拿出來給我喝,都糟蹋了,對我來說,只是各種程度不一的馬尿。  可是對於林弟兄而言,他完全能夠體會,聖經把酒豫表作歡樂、是什麼意思。  這個,我是從來不能體會的。

 

我的人生,對辣椒、或是很多其它的東西,從來都是關起門來、拒絕的。  當神問我、為什麼不吃辣以後,我就對自己說:『不,我要開廣我的生命,從今天起、我要開始吃辣椒。』  於是就在那天的晚餐,帶著滿嘴的破洞、面對滿桌的辣味,我跟神說:『我要吃辣椒。』  現在呢?  辣、是愈吃愈覺得好吃。  這裏有些人,對很多東西、也是不吃的,其實那都是神創造的。  我不敢喝酒,是因為喝酒會過敏,神就給我一個很特別的體質。  如果有一天神把這個過敏拿掉,我也要開始體會喝酒的樂趣。  當然,喝酒不要喝到去闖禍,那是不行的。

 

那頓晚餐,就是一場屬靈的戰爭。  屬靈的戰爭,是隨著人、事、時、地、物,安排在我們每一天的生活當中。  牠要看你生不生氣、心中有沒有不平?  一面仇敵在【心中】【運行】,但是另一面、神也會在你裏面【運行】。  神就藉著喜歡吃辣的人,教導我吃辣的樂趣;所以跟我同樣不吃辣的弟兄們,為什麼你生來就要放棄這個樂趣呢?  如果有一天在神國裏、遇到亞伯拉罕,他問我:『聽說中國人很會吃辣,你在世的時候、神又讓你作中國人,那麼你覺得那個滋味怎麼樣?  我就回答他:『我不愛吃辣椒。』  然後亞伯拉罕就會以疑惑的眼光看著我:『嗯?  你為什麼不試一下哩?

 

人生其實可以非常的豐富,只因為我們的狹窄,使我們錯失了許多美好的經歷。  為什麼會狹窄?  因為都有一套道理在那裏支持你的狹窄。  什麼吃辣會傷胃、抽煙得肺癌,誰知道?  很多都是不抽煙的人得肺癌、肺腺癌的;也許抽煙的人、他裏面的煙垢,反而把癌細胞早早就封殺死了,頂多得氣喘,至於他的肺,搞不好像無敵鐵金鋼的肺一樣。  其實誰知道啊?  四川人得胃病的機率、就比台灣人高嗎?  好像也沒有。  所以,誰也不知道這些【小學】說的究竟是什麼。  但是,這些【理學】啊、【遺傳】啊、【小學】啊,就把我們變得很狹窄。

 

在屬靈的爭戰裏,仇敵在裏面的【運行】,都會讓人覺得非常有道理。  就像我剛才舉的例子,嘴巴破了一千個洞,然後滿桌子辣椒菜,一入口、那個痛簡直是啊!  看到我疼痛不堪的表情,太太才知道她闖禍了;可是我就沒生氣。  我也對她說同樣的話:『從今天起,我要學吃辣椒。』  常跟我接觸的人就知道,我真地在學習吃辣;現在也真有點進步了,開始覺得好吃。  不過碰到很辣的,還是不敢吃的;量力而為就好,知道辣也好吃、就可以了。

 

這裏說:【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照著基督】是什麼意思?  當人遇到環境、產生衝突的時候,神會用祂的話來教導我們。  比方人家打你的右臉,神就對你說:《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人家要你的裏衣,神說:《連外衣也由他拿去。》(: 5:39-42)  事實上,基督徒最怕人家拿這處聖經來問他。  盧 先生,你知道這些話嘛,有沒有拿這些話來嘲笑基督徒?  沒有 真的嗎?  沒有就好。

 

有一段時間,我就怕人家問我這個問題:『你們基督教說,人家打你的右臉,你要連左臉也轉給他打,哪有這種事?  我告訴你,你們可能不知道,可是主耶穌說的這個話,實在是非常厲害的。  弟兄們,人的成功,不是他被打了右臉;人的成功乃在於把左臉轉給他打。  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講什麼。

 

公司規定八點半上班,所以你每天準時八點半到 這個準時,其實對你沒多大益處。  打你的右臉,就是人所要求必須遵守的規定、必須達成的義務。  至於《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就是人對你要求一,你做到二。  所有升官升得快的人,公司規定八點半上班,他是七點半就到了。  你不必七點半就到,他要你八點半上班,你八點十五分到、那個效果就差很多了。  八點半準時上班、沒有獎賞,但是早個十五分鐘進辦公室,就有獎賞。

 

不知道你聽不聽得懂我的話。  規定五點半下班,你準時做到五點半、也不會有獎賞,但是你到六點才下班,那就有獎賞了。  老闆看到你在辦公室,他看看錶:『嗯,六點了、還沒走啊。』  或是:『奇怪,不是八點半上班嗎?  他怎麼八點鐘就來了?  老闆在這種情形之下看見你,只要兩次,他對你的印象肯定要好。  所以那些八點半上班、五點半下班的人,都不會有賞賜;因為那是應該的。  至於多做的那十五分鐘、半個小時呢?  就使你跟別人區分開來、顯得很不同。

 

以前Jason有個小提琴老師,一個小時學費三千塊、很貴的。  每次上完課,我們就拿三千塊給老師,他總是說:『擺著就好。』  於是我們就把錢擺在鋼琴上,就走了。  無數堂課都是這樣,付他三千塊的學費,他便無可不可地:『擺著就好。』  連伸手把錢接過去都沒有。  這個老師有糖尿病,他太太管他的飲食管得很緊,什麼都不能喝。  可是他最喜歡喝冰咖啡;尤其他教琴、像機器一樣跑個不停,每天從早教到晚,這個學生還沒走,下個學生已經到了,就一個接一個、一個接一個,沒停的。  他一年教琴的收入,高達一千兩百萬 不必繳稅。  一個禮拜教七天,每天十個學生,這麼車輪戰地拼命。

 

Jason那堂課是下午五點鐘,他已經從早上八點沒停地教琴、教了九個鐘頭了,中間只能勉強吃點午餐,恐怕連喝水都沒法喘口氣。  我太太後來知道他喜歡喝冰咖啡,每次去上課,就在他們樓下買了一杯冰咖啡帶上去。  所以那天付的學費,是三千塊、加上一杯四十塊的冰咖啡。  三千塊錢、老師說:『擺著就好。』  可是這四十塊錢的冰咖啡,老師是感謝得不得了:『哎呀,謝謝、謝謝!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一杯。』  四十塊錢,就讓老師非常喜歡Jason;跟三千塊比起來,哪個多?  三千塊不只是多,是多得多!  但這四十塊錢是什麼?  就是《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你試試看;人家罵你,你就說:『對,我真該罵,你罵得真好。』  你看他會再罵下去嗎?  他下一句話就變成:『其實我也有不對啦。』  不要以為聖經講的話很好笑,聖經一點都不好笑。  等到我出來做事、在社會上跟人競爭輸贏的時候,就發現只有神的話在我裏面【運行】的時候,我整個人就改變了。

 

初中我留級了;而且我讀的那所初中很特別、就是大安初中,只要是留級生、一眼就可以讓人家認出來。  因為他們的制服是天藍色的,所以我一留級、跟新入學的一年級生一起上課,全班一眼就看出我是留級生,因為我制服的天藍色是褪了色的;人家穿的都是鮮藍鮮藍的新制服。  除了我以外,還有另外一個留級生,我們就坐隔壁、位子連在一起。

 

那時候教我們英文的是一位女老師。  有一天考英文,是非題有十題,我錯四題、他也錯四題,而且錯得一模一樣;只是他的考卷有塗改,我的沒有。  結果英 文 老師把我們兩個那整大題、十分全部不算,她說我們作弊。  這干我什麼事?  講實在話,我真地沒有作弊;他要偷看我的,有什麼辦法?  我又不是故意讓他看的。  我的個性就是一定要據理力爭 老師對我的印象本來就不好,沒有一個老師看見留級生會有好感的;所以這下子她對我的態度就更加惡劣了。

 

所以從初一開始,老師就把我點名作記號,一直找我麻煩;當然我也給了老師有麻煩可找的理由。  後來初二、我就得救了,生命開始改變;但是 那位 老師照常找我麻煩,常找機會打我。  到了初三,快考聯考,有一次考試、我錯了一題,她也要打;同學們就在那裏排隊輪流上去挨打。  學生一到初三,每個看起來都像流氓;上去讓老師揍,每個人都是不甘不願、龍形虎步地走到講臺那裏,猛地伸出一隻手、衝得不得了,老師打完了,就把手一撤,掉頭就走,每一個都不甩她。

 

輪到我了 她一看到我,哈、又是你!  終於逮到你了。  她那根板子差不多三、 四公分 厚,有一寸半那麼寬。  別人走上去,是給她一隻手,我給她兩隻手;立正站好,雙手舉高,這樣、她才好使力嘛。  全班都看著這一幕,看不到我的表情,可看得到老師的表情。  她橫眉豎眼地拿起板子,用盡吃奶力氣,高高舉起、重重摔下:『啪!  我從小挨揍長大的,根本就是挨揍大王;可是那一板子下來,我兩隻手馬上失去知覺、都麻掉了。

 

我把手放下,向後退兩步,還是立正站好,對著老師、九十度鞠躬;才轉身走回我的座位。  哎呀,全班鼓掌啊。  其實我做這事,並沒有特別的意思,只因為我是基督徒,覺得我該受處罰,我感 謝 老師的教導;我是真地感謝她,我也不記仇、也不計算她常找我麻煩,我完全沒當她是仇人看。  那一刻,我就是誠誠懇懇地向她敬禮,才回座位。  想不到全班鼓掌,有位同學還說:『吳明憲,你好性格!  回到座位,我才看見 那位 老師整個臉漲得通紅。  從那天起,我跟 那位 老師之間的仇恨,就完全消失了,從此她開始非常地關心我。  聯考考完、回學校去,我走在一樓,她從三樓看見我、就喊:『吳明憲!  你考得怎麼樣?

 

聽完這個故事,你覺得怎麼樣?  這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忘記。  其實我當時那樣的表現,並不知道會帶來這種結果;只是在我裏面,有一個順服,坦白講、也覺得自己不對,怎麼考成這樣?  所以誠心接受老師的處罰,並且向她致上敬意。  我常跟人講,你的態度決定你的高度。  很多人也會講這句話,但不見得真知道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呢?  下一句很重要:【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

 

【基督】的【豐盛】,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醫病、趕鬼、說方言、看異象,那不是人有什麼本事,乃是聖靈澆灌下來給你一個恩賜,你就做到了。  :『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  是誰叫那病人起來的?  是我嗎?  是耶穌基督。  我們在研讀聖經、操練學習的時候,這叫做聖靈大能的外衣;這件外衣罩在你身上,你就有能力(: 王上2:13-14)  可是當這件聖靈的外衣一脫掉,你還是原來的樣子。

 

今天很多神的僕人,有這件外衣罩在身上,就給他帶來很多的榮耀、許多的掌聲,也帶來人的羨慕、與跟隨;就連講話,人家也容易買帳。  坦白告訴你們,我不看重這個,這件外衣、我連求都沒有。  我求的是【神本性一切的豐盛】,正是【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在神的話裏。  我追求的是,在挨板子的時候,有基督生命的流露。  我追求的是,當嘴巴破了、面對滿桌子都是辣椒菜的時候,我心裏能夠有那份溫柔。  我追求的是,當別人修理我的時候,我因為相信這環境是神所豫備的、而甘之如飴,在這裏歡喜領受。  這些是我所追求的,就是那【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的【神本性一切的豐盛】,所帶來的生命。

 

弟兄們,這就是屬靈的爭戰。  可是我也很明白,等一下走出去,你就忘記了;過馬路、遇見有人闖紅燈,你就:『找死啊?  乾脆丟個手榴彈給你!  要操練屬靈的爭戰,不容易啊。  人家死了,你有什麼好處哩?  看見他父母親的哀傷、他兒女的哀傷、他留下來的寡婦的哀傷,你就要咒詛自己、為什麼要咒詛人家?  昨天我開車,突然一輛摩托車:『唰!』從旁邊擠到我車頭前面,我差一點撞到他,我就破口大罵 立刻心裏就覺得:『你看,你又來了。』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