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們,這就是屬靈的爭戰。  可是我也很明白,等一下走出去,你就忘記了;過馬路、遇見有人闖紅燈,你就:『找死啊?  乾脆丟個手榴彈給你!  要操練屬靈的爭戰,不容易啊。  人家死了,你有什麼好處哩?  看見他父母親的哀傷、他兒女的哀傷、他留下來的寡婦的哀傷,你就要咒詛自己、為什麼要咒詛人家?  昨天我開車,突然一輛摩托車:『唰!』從旁邊擠到我車頭前面,我差一點撞到他,我就破口大罵 立刻心裏就覺得:『你看,你又來了。』

 

環境一來,那個【理學】、邏輯馬上就衝出來定人的罪;就是定罪、定罪、定罪:『你們都該死!  神就說了:『他就死了,怎麼樣呢?  給一個家帶來很大的哀痛,他的靈魂也下到永遠的《火湖》(: 20:14-15)  你真想看到事情變成這樣嗎?  我說:『主啊,我不想。』  主就說:『你不想,以後就別講這種話!  一點都不造就人。』

 

什麼是【神本性一切的豐盛】?  並不是那件能力的外衣。  就像我剛才為乃木弟兄按手禱告,向神求的是給他生命,而不是求給他能力。  我們出去傳福音,不是要顯出我們很有能力,而是要顯出基督【豐盛】的生命。  【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  每次讀福音書,只看見主耶穌行的神蹟,很少看見祂行事為人的謙和。

 

其實那件能力的外衣很容易,神要給你、就給你了。  惟獨你內在生命的改變,要得著【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那個才是不容易。  在任何的環境裏,不論是順利是困難,不論你喜不喜歡,你如何把神的話在你的生活中活出來,活出那個《恆久忍耐》,活出那個人家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活出《常常喜樂》(: 帖前5:16),那才是極高極大的智慧。

 

這次在上海講道,我跟他們講,現實所造成的分別,其實並不是環境。  上海教會、聚會的地方在通北路,走在那個柏油路路上、太陽一曬是熱得要命。  我就說,現在外面是攝氏四十度,柏油都燒化了:『請你到外面去走一個鐘頭。』  他說不要。  我說:『付你一千塊人民幣、走不走?  他想了一下:『好。』  中國也跟台灣一樣,人都【隨從今世的風俗】,大家一樣愛錢。  我又說:『如果走五個小時哩?  他就拒絕了。  我就說:『走五個小時、一萬塊人民幣呢?  這樣、他便接受了。  我卻再加了一句:『背上再背個 三十公斤 呢?  他又拒絕了。

 

我就跟他們講,背 三十公斤 在太陽底下走五個鐘頭,這種活動叫作打高爾夫球;我說:『就是現在、在佘山的球場上,就有很多人在那裏打高爾夫球。』  我講的是真的。  有一年夏天到Las Vegas去,室外溫度飆到攝氏五十度,那裏都是沙漠啊。  我們本來想在那裏買房子,所以田弟兄、就是Paul,帶我去看實品屋。  那個房子就蓋在緊鄰高爾夫球場的邊緣上,我們進到屋內,冷氣開得很強,絲毫感覺不到外面的酷熱。  那個房子蓋得很不錯,裝潢又好,開價一百萬美金。

 

我們就在屋裏到處看一看;突然間我吃了一驚,因為我從窗戶看見外面有四個老外在那裏打高爾夫球!  我就指著那四個老外、問那個仲介:『這是不是請來的臨時演員?  攝氏五十度哩!  怎麼可能有人在這種要命的太陽底下打高爾夫球?  他說:『不是,他們是高爾夫球俱樂部的會員。』  在攝氏五十度的大熱天裏打高爾夫球,實在令我無法想像。  我繼續仔細看那四個老外、看了半天,才確信那個sales講的是真的。

 

在攝氏四十度的夏天,走在上海市通北路背 三十公斤 走五個小時,跟在佘山球場上背 三十公斤 的球具走五個小時,曬的不是同一個太陽嗎?  所背的重量不也是一樣的嗎?  不也都是在走路嗎?  要是這樣走在通北路上,你會覺得自己是最悲慘的人;可是如果在佘山球場上打高爾夫,你就覺得很高級、非常享受。  這就是能力,就是在基督裏、或不在基督裏的分別。

 

同樣地,打漁、跟釣魚有什麼不同?  盧 先生、你說說看?  打漁苦不苦啊?  :『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打漁去,為什麼還不回家?  苦不苦啊?  可是換一個字、釣魚 怎麼樣?  釣魚就很愉快。  其實做的豈不是同樣的事嗎?  但是心境完全兩樣。  要治那個喜歡釣魚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作三個月的漁夫;保證他一輩子再也不想釣魚。  打漁有業績壓力,釣魚沒有;兩者的差別不過就是這個罷了。

 

有一次我到 陳 老師那裏去練歌,遇到佳惠也在那裏。  陳 老師又講這個、又講那個,講得佳惠挫折感好重,唱到痛哭流涕。  我就不一樣了,不論 陳 老師講什麼,我都唱得很開心。  她是用打漁的心態唱,我是用釣魚的心情唱;管它咳嗽不咳嗽,管它好聽不好聽,我就是唱個好玩、高興就好。  有一次我跟佳惠說:『這首詩歌不錯,妳要不要唱一下?  她說:『不行,我沒準備好,不能唱。』  對我來講,哪有什麼準備好、沒準備好?  唱歌本身就是快樂。

 

弟兄們,世界上有很多痛苦的事情。  譬如吃辣椒,對我來講是痛苦,對別人來講很快樂。  然而,人生是一場豐盛的筵席,只是大部份的菜、我們吃起來都覺得苦;這不是神的問題,是我們的問題。  那天英 文 老師打我的那一板,你喜歡嗎?  可是我的生命在基督裏,因為挨那一板,就顯得《更豐盛》(: 10:10)  那一幕,在永世裏也可能會演出來;你想起我今天講的這篇道,就屏住呼吸注意觀看,看看那一天的情景是不是跟我講的一樣 重重一板打下來,然後往後退兩步, 向 老師敬一個九十度深的禮。  到那時候,鼓掌的恐怕就不止是我的同班同學,而是整個宇宙同聲喝采,稱讚這場戲演得真好(: 林前4:9、來10:32-33)

 

基督徒常有個錯誤的觀念,以為必須有能力,才是神同在的證明。  如果神與我同在、就可以顯神蹟,那麼當人對主說:《祢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吧!(: 27:40)  主耶穌豈不是就該下來了嗎?  你認為祂有沒有那個能力從十字架上下來?  !  那麼祂為什麼不下來?  祂寧願讓人嘲笑,祂也不下來,因為祂要為你、為我、為所有人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

 

其實神【豐盛】的生命、以及那生命的大能,並不在於聖靈的外衣,乃在內駐豐盛的基督的生命。  這【豐盛】的生命是什麼呢?  提前3:15-16 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當怎樣行;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  大哉,敬虔的奧祕,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裏。  【大哉,敬虔的奧祕,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

 

我們這個【肉身】,本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任憑邪靈【在】我們【心中】【運行】,照著『魂』、就是鬼說的話去做,所以我們就活出鬼的樣子;就像我那些同學,走上去讓老師打,每個都是橫著走、瞪著眼的。  基督徒遇到事情也是如此,很少人活出那個【神在肉身顯現】。  你作學生作十幾年,都見不到有誰像我當年挨了那一板子、還恭恭敬敬地 向 老師敬禮。  那一天,神就在我身上活出來了,活出基督的謙卑。

 

人都喜歡驕傲、喜歡自誇,很難有真實的謙卑,那個從生命來的大能。  所以說:【大哉,敬虔的奧祕】 【就是神在肉身顯現】,有聖靈在我們裏面運行;這裏、神說是【大哉】。  要知道,當審判那一天,神會怎麼說呢?  :《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祢的名傳道,奉祢的名趕鬼,奉祢的名行許多異能嗎?  這些都是大傳道人、今世很風光的呀。  主怎麼回答他們?  主豈是說:『你沒有行異能。』嗎?  主豈是說:『你沒有趕鬼。』嗎?  不,主並沒有否認他們的能力。  但是主耶穌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做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7:21-23)

 

你趕了鬼、又怎樣?  你行了異能、又怎樣?  主與那些傳道人的辯論,沒有一句否定他們去傳道,也沒有一句否認他們趕鬼、行異能 可是,主還是《不認識你們》。  為什麼呢?  因為聖靈的外衣,是神給的恩賜,所以祂向我們要的,當然不是這個 神要的乃是我們內駐基督的生命、【在肉身顯現】。

 

這個內駐的生命,知道如何與仇敵爭戰;祂是很實際的。  在人看,沒有行什麼神蹟,但是在神來看,這才是【大哉】的【奧祕】,乃是【神在肉身顯現】。  神的話在你心中運行,你就有那不能忍耐的忍耐;別人挨那一板,就是橫眉豎眼、咬牙切齒地掉頭而去,但是你對老師卻仍然存有一份尊敬;這就是【神在肉身顯現】。

 

弟兄們,這才是我們需要追求的,也是我們今天要操練的功課。  當別人打你的右臉,你就把左臉也轉給他打。  要不要試試看?  你的人生就要立刻改變。  有一天亞伯拉罕差遣他的老僕人到本族去,替以撒娶一個妻子回來。  老僕人就帶了十匹駱駝,到了亞伯拉罕的兄弟、拿鶴所住的城;他向神禱告:《耶和華我主人亞伯拉罕的神啊,求祢施恩給我主人亞伯拉罕,使我今日遇見好機會。  我現今站在井旁,城內居民的女子們正出來打水。  我向哪一個女子說,請妳拿下水瓶來,給我水喝,她若說,請喝,我也給你的駱駝喝,願那女子就作你所豫定給祢僕人以撒的妻,這樣我便知道祢施恩給我主人了。》(: 24:1-14)

 

意思就是,這老僕人只向女子要水喝,可是這女子不僅會給他水喝,還要打水給他那十匹駱駝喝。  正禱告的時候,就看見利百加走來要打水;聖經說她《容貌極其俊美,還是處女,也未曾有人親近她》。  老僕人就到利百加那裏、跟她要水喝。  利百加忙把水瓶拿下來、讓他喝,等他喝完了,利百加又說:《我再為你的駱駝打水,叫駱駝也喝足》。  那不是開玩笑的,十匹駱駝呀!  聖經說這老僕人《定睛看她,一句話也不說》,也不叫跟從的人幫忙,《要曉得耶和華賜他通達的道路沒有》。  直到那十匹駱駝都喝足了水,老僕人就把主人交待他的金環帶在利百加的手上,問她是哪家的女兒;原來她就是拿鶴的孫女。(: 24:15-24)  利百加就這樣進了亞伯拉罕的家。

 

這個故事,已經不只是打了右臉、連左臉也給他打;老僕人只是向利百加要水喝,可是利百加讓他的十匹駱駝也都喝足了。  弟兄們,聖經為什麼要記載這個故事?  基督徒的生命,就是把裏面神的話活出來;這在神來看是一件很大的事,祂說:【大哉,敬虔的奧祕】。  那麼,要怎麼樣才能把神的話活出來呢?  我們再看一個故事。

 

1:46-51 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何能出甚麼好的麼?  腓力說,你來看。  耶穌看見拿但業來,就指着他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裏是沒有詭詐的。  拿但業對耶穌說,你從哪裏知道我呢?  耶穌回答說,腓力還沒有招呼你,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了。  拿但業說,拉比,你是神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耶穌對他說,因為我說在無花果樹底下看見你,你就信麼?  你將要看見比這更大的事。  又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

 

最後一節、再讀一遍:【又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  每當我們遇到困難,【天】都是關著的;【天】怎麼才【開】呢?  雅各在伯特利那裏,就看見這樣的異象;伯特利的意思是《神殿》的意思,可是那地方原來叫作路斯,是『艱難』的意思。  那時候雅各因為欺騙了父親長子的祝福,就逃出來、要往拉班那裏去,途中在曠野睡覺,《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頭頂著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 28:10-19)

 

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是【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耶穌【身上】呢?  事實上,主耶穌是通往天上唯一的能力;沒有主耶穌,就沒有人能夠通往天上。  【神的使者上去下來】,都在耶穌【身上】;所以說:【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  舊約有一個故事,新約也有一個故事,講的都是這個通往天上的異象。  當你慢慢操練順服神的話、遵行神的旨意,你就發現祂必定會有《功效》(: 4:12),絕不會是【虛空的妄言】。

 

但是,這個《功效》,在乎一個單純的信。  拿但業原來是怎麼樣的?  【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  他對拿撒勒人有沒有意見啊?  就像我們對大陸人也常有各種看法;拿但業對拿撒勒人,並沒有好印象,他的話講得很難聽啊。  所以當他去見主耶穌的時候,心裏是抱著成見去的。

 

下面:【耶穌看見拿但業來,就指著他說,看吶,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裏是沒有詭詐的。】  拿但業可不客氣,你說我好、我對你就立刻改觀嗎?  你第一次看見我、就知道我心裏【沒有詭詐】?  他怎麼說呢?  【拿但業對耶穌說,祢從哪裏知道我呢?  主耶穌的回答很奇怪:【腓力還沒有招呼你,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了。】

 

以色列最多的、不就是無花果樹嗎?  所以不小心就站在無花果樹下面,這有什麼稀奇?  有一次上論語課,老師問:『上一堂講到哪裏呀?  有一位同學就回答:『子曰!  於是大家哄堂大笑,整本論語到處都是『子曰』。  同樣地,以色列最多的就是無花果樹,拿但業的確就站在無花果樹下面,腓力還沒叫他,主耶穌就已經看見他了 這樣的回答,拿但業就信了:【拉比,祢是神的兒子,祢是以色列的王。】

 

會不會覺得他很無知啊?  可是聖經怎麼說?  他的信,連主耶穌都覺得驚訝,便稱讚他了:【因為我說在無花果樹底下看見你,你就信嗎?  你將要看見比這更大的事。】  以色列最多的就是無花果樹,而我只講了看見你在無花果樹下面,你就信啦?  那些親眼看見紅海的水分開的以色列人都還不信哩 他們是轉頭就不信了。  事實上,在紅海的水分開之前,他們還看見神降的十災。  當時出埃及的以色列人,男丁有六十萬多人,進迦南只有兩個(: 14:29-30)  這些人看見神降十災、又分開紅海的人,都還不信,而拿但業只聽主說看見他在無花果樹底下,他就信了。  這裏實在有一個很大的不同。

 

下面怎麼說?  :【……你將要看見比這更大的事。  又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  果然,五旬節那天,門徒都看見聖靈澆灌下來(: 2:1-12),正是【神的使者上去下來】。  但是,那天門徒們說方言,並不是按著哥林多前書的規矩說方言(: 林前14:27-28),為什麼?  不是說聚會中說方言、一定要有翻譯嗎?

 

事實上,五旬節那天聖靈使人說的方言,並不需要翻譯;那些坐在下面的猶太人,是從世界各地來的,他們都聽得懂,因為那些方言正是他們《生來所用的鄉談》。  就像一個南美洲的人來到這裏,他說起方言、都是國語,需要翻譯嗎?  我們就像那些去到耶路撒冷聚會的猶太人一樣,很驚訝他怎麼會說國語呢?  當然不需要翻譯。

 

有一天,彼得跟約翰到了美門,看見一個生來瘸腿的人指望他們施捨點什麼。  彼得就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  那人就起來了,連復健都不必做,《走著、跳著,讚美神》。(: 3:1-10)  請問,那是不是【神的使者上去下來】所做的事?  主就對拿但業說:【你將要看見比這更大的事。】  為什麼拿但業可以【看見】那【更大的事】?  因為他有信心。

 

基督徒要有信心;最後能不能得著賞賜,就在乎信。  《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 11:6)  誰是《尋求》神的人呢?  亞伯拉罕那個老僕人,他就是《尋求》神的人;眼看那裏有許多出來打水的女子,他就禱告主、求主施恩給他的主人,並且告訴神、他將要對那女子說什麼,而那女子又會如何回應。  那老僕人打算只開口要水喝,卻禱告主說、那女子不單要給他水喝,還要讓他的駱駝也喝足了 這樣的女子,才是主所豫定的。

 

如果我們也在那裏,商量著要這樣禱告,你們一定覺得這是不可能的,有哪個女子會做這種事?  而且那老僕人挑的還是個漂亮的女子、像Yvonne那麼纖細高窕,絕對不是虎背熊腰的粗婦,卻還能打水給整隊的駱駝喝。  可是他就這麼禱告,結果就如他所求的成就了。  這種禱告、和這種結果,在不在人的邏輯裏?  換作是你,你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嗎?  弟兄們,我們的神就是奇妙的神,祂就是會讓事情成功。  然而人的邏輯,是不會讓事情成功的。

 

所以我們要操練一個簡單的信,讓神的話在我們心中發光。  回顧以往,大部份的人都沒有活在神的話裏,過得好不好?  有人走遍世界各地、山嶺高崗,『眾裏尋他千百遍』,想要尋找人生的真像,找著了嗎?  『尋』過千回,高爾夫也試了、喝酒也試了、跳傘也試了,……,什麼都嘗試過了,發現人生都是《虛空》(: 1:2)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有一天回頭一看,原來是我家隔壁那個人,他信耶穌得了永生。  其實,真理在哪裏?  就在神的話裏。  只要一個簡單的信!  神的話就是聖經 - 【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就在神的話裏。

 

就是這麼簡單,作基督徒很簡單;像那個老僕人一樣,奉了差遣,他就不住地禱告:『主啊,我可不可以這樣問那個女子呢?  當他禱告說,雖然沒有開口要求,那女子卻要主動把駱駝的水也打好 耶和華有沒有回答他、說:『對,你就這麼做。』  不,耶和華並沒有回答。  然而,他這麼禱告,事情就這麼成了,利百加就進了以撒的家,成為以色列的祖先(: 21:12),耶穌基督就從以撒而出,成就了神的旨意。  基督徒就是這麼作的,沒有誰比較厲害、誰比較差;我們惟有仰望神,單純地仰望神!  感謝主,我們來唱回應詩歌:『祂藏我靈』。

 

新靈糧詩選427: 祂藏我靈

 

      何等奇妙救主是耶穌我主,祂真是我奇妙的主;

祂把我靈魂深藏磐石之中,得喜樂如江河無窮。

祂藏我靈魂,在磐石洞穴裏,如乾渴之地得蔭庇,

祂藏我生命,在祂大慈愛裏,用祂全能手來扶攜,用祂全能手來扶攜。

 

要轉變一個仇恨,沒有那麼簡單,要轉變成見,也沒有那麼簡單。  初中的英 文 老師對我成見極深,但是一點生命的流露,就改變了。  高中也有一件事, 國文 老師指著我們幾個位子鄰近的學生說:『你們幾個都作弊。』  我就說:『有。』  每次我國文都考一百分,他們不讀、也考一百分,就因為作弊,所以我很不甘願。  到了下課,他們沒有一個人跟我說話;我冷靜下來,實在也覺得自己不該說那個話。  到了作文課的時候,我故意不帶毛筆,跟他們其中一個借。  果然,他就向我大發雷霆:『什麼基督徒啊?!  ……。』  他把我臭罵一頓,全班也沒有人下課,都留在教室看我們會怎麼吵架。

 

既然他問我是什麼基督徒,我就回答他:『基督徒的定義,就是知道他是罪人,而且向全世界承認他是罪人,這就是基督徒。』  然後我再對他說:『對不起,我不該 向 老師說那個話。  請你赦免我。』  從此,那位同學就成為我最好的朋友。  我是存心接受他的羞辱,要告訴他、我做錯了。  弟兄們,你知道主耶穌很奇妙嗎?  你以為祂的奇妙,是禱告一下、祂就打雷嗎?  不,奇妙就發生在你身上;不是外面來的能力,而是從裏面彰顯出來的生命。

 

:『何等奇妙救主是耶穌我主。』  詩歌又說:『祂把我靈魂深藏磐石之中』,這『磐石』就是神的話。  我們的靈魂只有在神的話裏,能夠得著安息,也就能夠沉著地面對許多問題。  其實高爾夫球的推桿是非常困難的;大概推了一千次,都還沒入門,因為球場設計出各種不同的地形。  我們會看到大老闆在辦公室裏,沒事就在那裏推桿,因為他有樂趣。  其實面對困難而能嘗試一千次,除了愛迪生,再沒有人可以如此。  可是每個上到果嶺去推桿的人,他至少都試過了一千次、甚至於一萬次。

 

當你覺得那是困難的時候,你試個兩、三次就退後了。  可是在果嶺上推桿的人,他的毅力令人何等欽佩?  推一次、再推一次、再推一次、……,推一百次、再推一百次、……,推一千次、再推一千次、……。  直到有一天,距離洞口 十公尺 ,一桿進洞,就博得了全場的喝采。  那就是豐盛的人生。  可是覺得那是困難、而退縮,這場筵席、你就得不著了。  我唱歌遇到很多困難,可是無所謂,再試一次嘛、再試一次嘛、……;你們可不可以也這樣呢?  你會發現,沒有什麼真正的困難。

 

  何等奇妙救主是耶穌我主,祂挪去我一切重負;

我永不動搖,因有主手扶持,一生力量是祂所賜。

祂藏我靈魂,在磐石洞穴裏,如乾渴之地得蔭庇,

祂藏我生命,在祂大慈愛裏,用祂全能手來扶攜,用祂全能手來扶攜。

 

在上海通北路背 三十公斤 是重擔,在佘山、那就不是重擔。  神挪去的『重負』,不是那三十公斤的重擔,而是使你的生命改變,讓你打漁的時候像釣魚一樣。  娛樂跟工作、痛苦跟快樂,不過是換一個心情罷了。  有一種人,每天都出去遊玩,還照樣領薪水;而且出去玩,住、不要錢,吃、不要錢,同行的人買東西、他還有回扣拿 可是他覺得很痛苦;這種人叫作遊覽車司機。

 

你很少碰見遊覽車司機、心情好的,可是他每天都出去玩,每天都住飯店,都不必付錢。  所有付錢出去玩的人都很快樂,可是拿錢出去玩的人卻很痛苦。  難道不是這樣嗎?  你搭飛機去美國玩,覺得很高興;可是那個開飛機去美國的人 裕財,你每次飛美國、覺得很快樂嗎?  人就是這樣。  無窮大能基督的生命,能夠改變你的生命,使你看每樣事情都很好,這個人生實在是花團錦簇、一場豐盛的筵席。

 

      時時刻刻祂賜我恩惠無窮,祂靈又充滿我心中;

當我被提時一定大聲歌頌,奇妙救主配得尊榮。

祂藏我靈魂,在磐石洞穴裏,如乾渴之地得蔭庇,

祂藏我生命,在祂大慈愛裏,用祂全能手來扶攜,用祂全能手來扶攜。

 

      穿上神賜衣裳我要會祂面,就在空中向祂朝見;

願與眾聖徒一齊歌唱歡呼,完美救恩奇妙主愛。

祂藏我靈魂,在磐石洞穴裏,如乾渴之地得蔭庇,

祂藏我生命,在祂大慈愛裏,用祂全能手來扶攜,用祂全能手來扶攜。

 

神賜給我們的,是今世這一場豐盛的筵席,還有永世的喜樂。  4節講的就是永世的喜樂、以及得勝。  主耶穌『全能的手』,就是祂的話;惟有在神的話裏,這場屬靈的爭戰,我們必能得勝。  感謝主,今天就分享到這裏。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