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炙酷熱的太陽將地面晒得幾乎快要冒出熱騰騰的白煙,裝有冷氣的教室溫度也不見得涼爽,考生們繃緊神經專心作答,深怕一個不注意便失分,冒冷汗的大有人在。

這是最後一科的考試科目了,下意識摸了摸胸前的祈願符,這是葉御嵐特地請假去文昌廟幫她求的……無神論的他居然願意為她破例,穿著昂貴的西裝就這樣跪拜祈求,不顧旁人的議論紛紛。

也許是有拜有保庇,再加上獅子堂紫本身程度好,每一科試卷她寫來得心應手,還有多餘的時間讓她多做幾次的檢查。

確認無誤後,她提早交卷,走出考場,外頭等著她的正是一票死黨。

「恭喜你們,終於解脫了!」沒有升學壓力的王羽然開心大喊。

黃韡翔、張家維和獅子堂紫也跟著歡呼,總算是自由了。

和他們不同考期的陳致廷更瘋狂,「我已經訂好餐廳包廂,一起慶祝吧!」瞧瞧他多麼貼心啊,深知大考大玩的道理,早就自動自發計畫好了。

再度爆出更大的歡呼聲,喧鬧的他們引來監考老師的白眼,卻絲毫不以為意。

「大家乾杯!」

玻璃杯清脆的撞擊聲不絕於耳,笑鬧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

「學長的事後來妳怎麼處理的?」張家維哪壺不開提哪壺。

八卦人人愛聽,其他人的眼睛瞬間為之一亮。

望著那一張張感興趣的臉,獅子堂紫簡直哭笑不得。「我拒絕他了。」

「就這樣哦?真無聊!」沒有高潮跌起的劇情,一點也不緊張刺激嘛!

獅子堂紫忍著想掐死他們的衝動,這是她的感情事,他們以為在演八點檔嗎?「後來我才知道,對他,我可能只是一時迷戀吧!」

「妳給他這樣的理由,他能接受嗎?」王羽然不信他這麼好打發。

「剛開始他是沒法接受,還拉著我不讓我走……」獅子堂紫話才說不到一半就引起眾怒。

「他活膩了,敢對妳動手,我明天就上台北去找他。」陳致廷氣得用力拍桌,玻璃杯通通應聲而倒,看來待會拖地的服務生有得忙了。

斂起眉,張家維已經有揍人的衝動。「記得算我一份。」

「敢漏掉我,連你們一起扁。」黃韡翔冷哼。

「別這麼衝動行不行,我話都還沒說完就又打又揍的,理智點好嗎?」獅子堂紫連忙滅火。「後來阿嵐出現,和他談了幾句,就把我帶回家了。」

「然後哩?然後哩?」

「然後就沒事啦!」獅子堂紫說得雲淡風輕。

心情有如洗三溫暖,幸好他們一個個身強體壯經得起驚嚇,不然輕者微血管破裂,重者有中風的疑慮。

「既然妳已經不喜歡學長,那麼御嵐哥呢?妳喜歡他嗎?」王羽然重提舊問題。

「妳怎麼又來了?!之前就說過了,沒憑沒據要我回答這種假設的問題,很為難我。」

「那妳就別當是假設,就當作御嵐哥真的喜歡妳,妳的回答呢?」如果他不喜歡紫,怎麼可能會在她有困難時神準地出現?!

「就算阿嵐對我有喜歡的成份,應該也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和你們想的不一樣。」怪了,這是怎麼回事?心好像變得沉甸甸的。

「妳先別猜測他的心態,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妳是怎麼看待這麼多年一直陪伴在妳身邊照顧妳的人?」她不信她的觀察會出錯,紫和御嵐哥甚至可能是彼此喜歡的。

獅子堂紫的眉擰了起來,眼神裡流露出迷惑還有一些連她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情愫。

就在此刻,餐廳大門開啟,服務人員禮貌性地說聲歡迎光臨。

葉御嵐一步步朝包廂走去,尊貴迷人的氣息引起許多女性愛慕的眼光。

加快的步伐一如他想見到她的心,那麼急促那麼迫切。今天,他一定要把埋藏多年的心意告訴她。

「和阿嵐相處很輕鬆很自然,喜怒哀樂都不用偽裝……他不但是我的朋友,更像是我的家人。」

才剛走到門口,這句話就像匕首一樣,狠狠刺進葉御嵐的心。

深深吸了一口氣,葉御嵐強迫自己站穩,他必須知道她是怎麼看待兩人之間的關係。

「他是那麼完美優秀,在我成長的過程他教會我許多事情……他教導我、保護我、照顧我,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樣……」

就像是哥哥一樣……

這句話讓葉御嵐的血液瞬間凝結。

之前她也曾對朋友說,就算他喜歡她,她還是不會喜歡他的……

所以不管他如何付出,到頭來他還是只能當她的哥哥?!

沒有她,他的世界就要崩塌。

長久以來有她陪伴的美夢破滅了,一切是到了該清醒的時候……

心疼痛得快要站不住腳,葉御嵐轉身離開。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