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是紀老師﹐ 右邊是Betty]

到賓州的另一個主要事情是去探訪紀老師﹐ [我基督信仰的啟蒙者]。她住在離樂園鎮半個小時車程﹐ 一個長老會辦的養老院裡。

打電話給她﹐ 說隔天要去看望她﹐ 她問道﹕ 你們在哪裡啊﹖

妹妹說﹕ 在樂園﹗(We are at Paradise.)

她笑呵呵的說﹕ 那正是我好想去的地方﹗(That’s where I long to go.)

第二天﹐ 一早﹐ 我們在農莊的廚房烹煮她喜歡吃的炒米粉和河粉﹐ 放好多新鮮蔬菜﹐ 煮成兩大盒﹐ 帶去與她共享。

她在2007年從麻州遷到這個養老院﹐ 隔年﹐ 我和妹妹﹑ 妹夫來看她時﹐ 帶她出來吃飯。問她想吃甚麼﹖ 她說﹕台灣菜﹗ 在那個小鎮﹐ 哪有道地台灣口味的餐館﹖

我們去了一家潮州人開的餐館﹐ 紀老師特別喜歡米粉﹐ 一面吃﹐ 一面讚嘆﹕ 真好胛(台語)﹗

現今她行動有些不便﹐ 妹妹若有機會去看她﹐ 就帶她喜歡的食物去。

中午﹐ 我們先到她樓上的房間﹐ 她接到樓下我們打去的電話﹐ 已經在門口等候。

我喊了聲﹕ 紀老師﹐ 然後用台語報上自己的小名﹐ 妹妹接著說她的。她看著同去的W夫婦﹐ 馬上喊出弟弟的小名。她以為是我們三姐弟一起去呢﹗

養老院的員工很親切而體恤﹐ 特別為我們在餐廳旁安排一個獨立空間﹐ 讓我們和她一起在那裡用餐﹐ 還不斷進來給我們添水﹐ 咖啡﹐ 還附送甜點。

她滿臉喜樂﹐ 感謝的說著﹕「真多謝﹗ 真好胛﹗」吃了一盤又一盤的米粉。妹夫還怕她吃多了﹐會消化不良。

一面吃﹐ 我問她﹕「紀老師﹐ 聽說你最喜歡的動物是猴子﹖」(上次妹妹來看她時﹐ 聽她略略提過。)

她點點頭﹐ 說民國40多年左右﹐初到花蓮山上﹐ 住的小茅舍外有些頑皮的猴子。

有一次一隻小猴子從窗戶躍入﹐ 迅速搶去她手中的鋼筆﹐ 就跳出去了。

「那你怎麼辦啊﹖」

「我當然趕緊開門去追牠啊﹗ 那可是我唯一的一隻筆。牠看到我出去﹐ 就爬上樹去了。」

「那你的筆後來有沒有拿回來﹖」

「當然﹗ 猴子雖然很精靈(clever)﹐ 但人是按著神的形象造的﹐ 是有智慧的(wise)。我後來就用一支香蕉把牠哄下來﹐ 換回我的筆。」

我們聽了大笑。宣道士的生涯﹗ 難以預測在宣道場地會碰到甚麼情況。

歡談聚笑時﹐ 一個女士拄杖走進來﹐ 跟紀老師打招呼。紀老師跟我們介紹說她叫貝蒂Betty﹐也曾經去台灣宣道。

我們邀請她一起入座﹐ 與我們共享台灣米粉。

她眼睛一亮﹐ 雖然已經吃過中飯﹐ 還是接受我們給她的一小碟。

96歲的貝蒂提到她那已經過世的先生Egbert Andrews﹐ 說他先是在滿州 (東三省)宣道﹐ 待了將近15年﹔ 離開大陸後又到台灣7年之後﹐ 回美國休息時﹐ 遇到以前就認識的她。他是她哥哥在賓州Westminster神學院的同學。就率直的問她﹕ 願不願意跟他一起去台灣﹖

學護理的貝蒂之前有去過巴基斯坦三年半﹐ 被求婚時﹐ 是愛俄華州一所女子學院的輔導。

1957年﹐ 40歲的她隨著49歲的先生到高雄﹐ 開始學中文和台語﹐ 學著適應當地文化﹐ 也開拓教會。

南台灣的福音工作並不容易﹐ 那是很辛苦的歲月﹐ 首先要得到當地人的接納和信賴﹐ 就需要一段長時間。

但他們一待﹐ 就是22年﹐ 到先生70歲時﹐ 必須退休﹐ 才離開。算算﹐她的先生投身於對華人宣道﹐ 也如同紀老師那樣﹐ 有40多年。

貝蒂說﹕「也許有人以為﹐他們即使不會當地的語言﹐ 還是可以到那些地區﹐ 去辦個大型佈道會﹐ 通過口語翻譯﹐ 問是否有人要接受救恩﹐ 然後分發一些福音單張和小冊子﹐ 就打道回府﹐ 去訴說﹐ 有多少人舉手﹐ 接受這信仰﹗ 真荒謬(How ridiculous!)」

她繼續說道﹕「主耶穌當然是可以透過這樣來拯救人﹐ 但我們未曾有此經歷﹔ 而是傾聽他們的需要﹐ 禱告﹐ 協助﹐ 教導﹐ 一步一步的陪著﹐ 如同教會裡的真基督徒們所作的那樣。」

吃完飯﹐ 我們又回到紀老師的住處。附設小浴室的房間﹐ 大約5坪大﹐ 一張大桌子和幾個書架﹐擺滿書籍筆記﹐ 一個置放物品的櫃子﹐ 還有一張椅背呈30度斜角的躺椅﹐ 紀老師說那是她睡覺用﹐ 她的背疾讓她難以平躺。

我們翻閱她積存的那些檔案﹐ 看到一張波士頓公園街教會(Park Street Church﹐註)1949年的宣道月報表﹐ 那時他們為世界各地的宣道支出一年是10萬美金﹐ 而教會的經常費用不過5萬而已。

紀老師宣道服事是隸屬戴德生所創辦的中華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 現改名為海外基督使團Oversea Mission Fellowship)﹐ 而公園街教會是差派她去遠東﹐ 也長年支持她的母會。

這個為世界宣道如此樂意奉獻的教會真是蒙神祝福啊﹗ 難怪歷經兩百年﹐依然是持守真道﹐ 造就信徒的興旺教會。

紀老師仔細的保管她多年來的信件和文件。我們讀著手中寶貴的歷史資料﹐ 一面聊著。

窗外﹐ 有棵樹才剛發嫩芽。午後的藍天如海洋﹐ 悠遊著幾朵浮雲。落地燈的光投射在紀老師臉上﹐ 映出她的安詳與知足。

我們要離開時﹐ 她說道﹕ 我們來禱告﹗

我們輪流開聲禱告﹐最後輪到她﹐ 聽她用帶著特殊口音的華語﹐ 流利的說著﹕ 慈悲的天父﹐ 我們感謝你。。。她也為我們一一祝福﹐ 祈求主耶穌裝備﹐ 使我們成為福音的使者。。。

我的眼睛濕潤了。90歲的她﹐ 在地上沒有為自己積存甚麼﹐ 沒有聲名﹐ 沒有財富﹐ 沒有婚姻家庭﹐ 心裡記掛著的是主耶穌基督和祂的國度。

然而﹐ 每次的電話﹐ 每次的拜訪﹐ 問她有甚麼需要﹐ 她總是輕聲笑著說﹕ 「攏牟欠缺﹗ 究感謝主(台語)。」然後加上一句﹕ 「真希望趕快去主耶穌那裡﹗」

她﹐ 和類似她的那些福音使者們﹐ 他們的勇敢﹑ 堅忍﹑ 信靠﹑ 喜樂﹑ 和盼望﹐ 總讓我想到使徒保羅將離世時說的﹕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當跑的路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 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著﹐ 就是主,那公義的審判者,在那日要賞賜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提摩太後書4﹕7-8)

(1957年的Betty 和先生Egbert)

[註﹕ 公園街教會﹐ 幾年前我們去波士頓時﹐ 還特別造訪這個座落在自由小徑(Freedom Trail)上﹐ 算是古蹟的禮拜堂。她成立於1809年﹐ 如今會眾來自60多個國家。除了致力於海外宣道﹐ 也持續關懷城中區(inner city)的貧民事工﹐ 和中學與大學生團契。是個生命力充沛蓬勃的教會。]

本文出自命理網.....

    全站熱搜

    St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